盗墓贼挖出战国史书,内容改写中国历史,正反两派争论千年

国际新闻 阅读(1113)

众所周知,秦始皇去世后,六国人民统一了世界,为了让六国人民统一思想,他们不仅要求汽车走上正轨,同一本书,也烧过书并承认了儒学。除《秦记》外的所有历史记录都被烧掉了。这就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秦朝的后代对先秦的历史了解甚少,直到司马迁的《史记》出现之前,历史史学家才有历史参考依据。当人们使用司马迁的《史记》作为教科书时,一本古老的书的历史使《史记》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们往下看。

西晋初期,河南省蓟县一位不准确的盗墓贼(读音为“否”)秘密打开了一个古墓。进入坟墓后,里面一片漆黑,我看不见手指。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被禁止接触地面。最后我摸了一块竹子。他点燃了竹片,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金银珠宝,而是将竹片捆起来。对于一个盗墓贼来说,这些东西是毫无价值的,因此他们不愿意将竹子翻天,最终找到值得的东西并满意地离开。

当附近村民看到被打开的古墓和散落在地上的竹片后,立即报了官。前来办案的官员发现古墓中的竹片大小一致、字迹整齐、数量巨大,急忙将它们都收集起来,整整装了几大车。而这几大车的竹简,就是后来震惊中国史学界的 《汲冢书》 、 《竹书纪年》 。当这批竹简被运到京师洛阳后,晋武帝立即命中书监荀、中书令和峤进行整理。

' style='width: 100%; max-width: 640px;display: block;margin: 0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500' data-width='780' width='780' height='auto'>

在荀与和峤整理的过程中发现,这个盗墓贼掘开的居然是战国时期魏襄王墓,里面所记载的史料更是颠覆了历史的认知,有些内容甚至与司马迁的 《史记》 截然相反。如司马迁 《史记》 中所记载的上古时期部落首领都是实行禅让制,尧年老后禅位给舜,舜退休后禅位给禹。但在 《竹书纪年》 中,却完全是另一回事。记载如下:“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舜放尧于平阳。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

' style='width: 100%; max-width: 640px;display: block;margin: 0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500' data-width='780' width='780' height='auto'>

看见没?按照 《竹书纪年》 的说法,上古时期根本不存在“禅让制”一说,完全是儒家编造出来的。除了上古时期的尧、舜、禹外, 《竹书纪年》 还颠覆了很多人的正面形象。如被公认为殷商第一贤相的伊尹,按照司马迁的说法,商王太甲是继承王位后不听劝告,胡作非为,所以被伊尹给放逐。后来他改过自新,伊尹就又把他迎了回来。而 《竹书纪年》 中则说,伊尹是为了自立为王才将太甲放逐,并将其关押在桐宫中。后来太甲从桐宫逃出,返回国都杀死伊尹重新复位,并不计前嫌的继续任用伊尹的两个儿子,将伊尹的土地都赐给了他们。

' style='width: 100%; max-width: 640px;display: block;margin: 0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500' data-width='780' width='780' height='auto'>

《竹书纪年》 的出土,对于儒家来说无疑是个重磅炸弹,很多人因此开始斥责儒家和 《史记》 的虚伪,质疑他们所书内容的真实性。但西晋永嘉之乱后,竹简亡佚,仅初释本、考正本传世。到了宋代以后,由于程朱理学的高度发展,让儒学攀上新的高峰,所以 《竹书纪年》 再一次被人为亡佚,此后它就被儒家批判为“伪书”。

' style='width: 100%; max-width: 640px;display: block;margin: 0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500' data-width='780' width='780' height='auto'>

直到今天,关于《竹书纪年》真实性的两个派别仍在争论。支持者认为“历史是一个打扮的小女孩”,司马迁还没有经历过战国时期,他如何保证历史资料的真实性?他的专着无非是统治阶级服务。 《竹书纪年》的作者是陷入困境的世界的幸存者,该说法可能更为客观。反对者认为《竹书纪年》是从古墓中发掘出来的,但是谁能保证编纂的历史官员没有写呢?就像今天文学的传播一样,有传言也有传言!这么多年后,有多少人修改了这本历史书,它已经改变了出土人的真实面目,因此可信度不高。在这方面,您支持什么样的观点?欢迎来到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