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连真人对话苏阳:方言给我们更多的灵感 | 家乡话

国内新闻 阅读(772)

人们在路上2019.9.4我想分享

本文来自公开的GQ报告(GQREPORT),更多独家报告,请注意GQ报告。

一本多声的声音杂志,一个声音派对一周。大家好,您现在看到的是GQ Talk,这是GQ推出的新音频程序。

在本集中,我们邀请了两组方言音乐家,分别是出生在浙江温岭的和在宁夏银川长大的苏阳。他们融合了西北民间的花朵,琴室和摇滚音乐,并将西北的旋律传递给了国际。来自广东连平的九连真人今年夏天以客家话《乐队的夏天》出名。

广东联平和宁夏银川两个地方,南一北,相距甚远,风俗习惯也大不相同。但是,苏阳人和九莲人的现实情况是普遍的。您为什么选择使用方言进行创作?如何克服不理解所造成的理解障碍?方言传统与现代音乐概念之间有什么关系?在观众的新颖性消失之后,该作品如何产生更恒定,更持久的保留价值?说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方言音乐的未来会怎样?

主持人,作者:傅世业

监制:张志奇,傅世业

监制:何为

1.我认为就音乐而言,普通话显然无法与方言媲美。

2.当我制作第一张专辑《贤良》时,我对录音的效果非常不满意,不是因为它并不漂亮,而是因为它失去了我早期的创造力。

3.一件好的艺术品应该能够让人联想到别人的感受,让每个人都想自己,而不是让每个人都想起你写歌。

4.这个新时代的方言是,您不能说上一代的纯净方言,也不能说一种特别纯正的普通话,而您处于中间。

5.标签对从事音乐的人并不重要,对销售音乐的人也很重要。标签是由其他人张贴的。编写歌曲时,您不应对此问题考虑太多。最好根本不要考虑它。

大家好,欢迎来到GQ Talk,我是本节目的主持人傅世业。

半个月前,我参加了一场音乐主题晚宴。宴会的主要嘉宾是几位方言音乐家,他们出生于浙江温岭和苏阳,他们在宁夏银川长大。他们融合了西北民间的花朵,琴室和摇滚音乐,并将西北的旋律传递给了国际。来自广东连平的九连真人今年夏天以客家话《乐队的夏天》出名。

制作了由主厨杨光策划和烹饪的音乐电影制作人菜单

坦白说,在参加音乐家们的“南方曲调”盛宴之前,我决心克服心理障碍。尽管我已经担任记者三四年了,但每天都需要经常与人打交道。我是一位朋友认可的知名社区成员。可以使用微信通讯坚决不打电话;经过两个小时的采访,我不得不在家里躺了两天才能康复。约会之前通常十分钟,因为无法克服社会压力,这是暂时的盟约。

当我知道有近20人参加这个宴会时,我的心令人窒息。

但是我真的去了,但是我感到很舒服。我的祖父母在1950年代从山西搬到了内蒙古。在内蒙古九岁后,由于父母的工作,我搬到了广州。在南北碰撞的夜晚,南北的成长经历使我成为“左右之源”,双方进行了交谈。

我觉得我的经验就像一件轻便舒适的外套,穿上后,我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

在大多数时间和场合,我会因身份和语言而感到尴尬和不适,例如在商务休闲着装上穿着T恤,短裤和人字拖。始终感到与周围环境不兼容。

当我九岁被调到广州后,我的大多数同学都讲广东话。只有当我和我聊天时,我才会切换到普通话。语言就像一堵看不见的墙,所以我永远无法接近它们。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我附近的朋友都是从其他地方转移过来,不会说广东话的孩子。当一小群人感到不舒服时,我抓住机会中午在学校食堂观看了TBV香港电视剧,并尝试学习广东话。我希望进入初中后能够与广州当地的孩子们竞争。

初中的第一天,我很勇敢,用广东话问候我的同学。同学的回复是:

“听你的口音不像广州,你来自哪里?”

当她这么说时,她将广东话改为普通话。

“内蒙古。”我用普通话回答。

“哇,内蒙古!你住在蒙古包里吗?你在骑车上学吗?”对方激动地问广浦。我将该本地方言整合到集体中的策略失败了。

在接下来的六年中,我在广州除了讲普通话外还增加了一个“任务”。坚持不懈地向我的广州同学传播以下知识:呼和浩特不在新疆,内蒙古不住在蒙古包里,内蒙古的汉族人不会说蒙古语,内蒙古的学生不会骑马射箭.

这只是一个烦恼。另一方面,每次回到家乡内蒙古,我在亲戚的眼中都成为了“南方的孩子”。

“你学过广东话吗?对我们说两个字!”

“你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北方的口音。它越来越像南方人。”

我忍不住傻了。在南方,我被认为是假想的北方。然后回到北方,人们试图将虚幻的南方带入我的心中。我在两种想象的力量之间来回折腾,逐渐失去了我的位置感和身份感。

同时,我很沮丧地发现,由于小时候普通话教育的成功传播,甚至我的父母和所有亲戚都在我面前说了“这个地方”(我们在当地称我们家乡的方言,因为我们从山西迁移到内蒙古,因此该方言应该是西方方言,可以参考贾樟柯电影中人物的方言),我仍然只能听到。

每当人们用“这个地方”互相谈论时,只有我一个人,无助和坚持讲普通话,并时不时打断对话的节奏,并问得不恰当:XXX是什么意思?

后来我离开广州,去武汉学习,然后去美国学习。经过一系列的曲折,我逐渐发现自己成为一个无人看管,不可靠,悬浮的人。我逐渐忘记了广东话和“这个地方”。我成为了一个``世界公民'',只讲普通话和英语两种标准语言。

这种情况有时令人困惑,甚至焦虑不安。因为它指出了一个难以绕开的重要命题,即人类的基本原理。我是谁?

这位音乐家的盛宴给我带来的感觉是,由方言引起的身份焦虑感不仅仅是个人面临的问题。如今,随着普通话越来越流行,这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困惑。

“您的孩子会说方言吗?”九炼的现场歌手亚伦(Aaron)推着杯子找零钱,在另一边问苏扬。作为第一任父亲的亚伦和苏阳的孩子的年龄与90岁差不多。

苏阳摇了摇头。

九连珍和苏扬是一位使用方言来表达自己创作的音乐家,对社会生活中方言的变化和处境比其他行业更为敏感。亚伦说,从他这一代人开始,他就一直无法讲纯客家人话。这已经反映在他们的歌词中。

亚伦在吉连珍出名的《莫欺少年穷》中写道:“哦,你姐姐笑得很慷慨”(哦,你对此并不笑)。但是,在客家语中,从来没有“微笑”的发音。这是直接从普通话翻译的。同样,“阿敏去哪儿”在客家语中也没有这样的发音。客家话会直接说“去哪里”。

苏阳市也发生了类似情况。作为一个7岁的孩子,他从浙江温岭来到宁夏,跟随他的父母,他一直生活在外国人聚集的同心路附近的银川。东北,河北,浙江和上海人聚集在这里。每个人都不讲当地话。通用语言是普通话,但西北口音不可避免地追查到这种普通话。苏扬在《长在银川》中写道:

“我的家人住在同一条路的旁边/有我的水和母亲的水/黄河/在远处/风沙随我成长/从哪里来/问我母亲/不远边疆.“

广东联平和宁夏银川两个地方,南一北,相距甚远,风俗习惯也大不相同。但是,苏阳人和九莲人的现实情况是普遍的。也正是由于这种共通性,当说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时,包括他们在内的方言音乐家得到了更多的关注。由于他们的声音,他们唤起了人们对自我意识的思考和共鸣。正如苏扬所说:“说到底,方言是一种归属感。”

您为什么选择使用方言进行创作?如何克服不理解所造成的理解障碍?方言传统与现代音乐概念之间有什么关系?在观众的新颖性消失之后,该作品如何产生更恒定,更持久的价值?说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方言音乐的未来会怎样?

在宴会的第二天,出于好奇和怀疑,我们将在排练室安排苏阳和九炼的真实人,请他们讲方言音乐的故事和经验,并与他们一起发展。关于音乐,方言和身份的话题对话。

-END -

夜聊

您在哪里使用家乡?

本集中使用的音乐

《莫欺少年穷》,《乐队的夏天》2019年第2号。

《夜游神》,《乐队我做东》,2019年。

《落水天》,《乐队的夏天》2019年第10号。

《一浪》,《乐队的夏天》2019年11月11日。

全部由九连真人

《长在银川》,专辑《贤良》,2006

《凤凰》,专辑《贤良》,2006

《贤良》,专辑《贤良》,2006年。

《胸膛》,专辑《胸膛》,2018年。

《长在银川》,专辑《贤良》,2006年。

《喊歌》,专辑《大河唱三年对话三千年》,2019年。

全部由苏阳

多亏了音乐录影带电影《大河唱》,工作人员提供了声音材料。

-END -

N E W A R R I V A L

越界音乐产业的夏天十三个月

给我[好看],您看起来更好!收款报告投诉

本文来自公开的GQ报告(GQREPORT),更多独家报告,请注意GQ报告。

一本多声的声音杂志,一个声音派对一周。大家好,您现在看到的是GQ Talk,这是GQ推出的新音频程序。

在本集中,我们邀请了两组方言音乐家,分别是出生于浙江温岭的和出生于宁夏银川的苏阳。他们融合了西北民间的花朵,琴室和摇滚音乐,并将西北的旋律传递给了国际。来自广东连平的九连真人今年夏天以客家话《乐队的夏天》出名。

广东联平和宁夏银川两个地方,南一北,相距甚远,风俗习惯也大不相同。但是,苏阳人和九莲人的现实情况是普遍的。您为什么选择使用方言进行创作?如何克服不理解所造成的理解障碍?方言传统与现代音乐概念之间有什么关系?在观众的新颖性消失之后,该作品如何产生更恒定,更持久的保留价值?说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方言音乐的未来会怎样?

主持人,作者:傅世业

监制:张志奇,傅世业

监制:何为

1.我认为就音乐而言,普通话显然无法与方言媲美。

2.当我制作第一张专辑《贤良》时,我对录音的效果非常不满意,不是因为它并不漂亮,而是因为它失去了我早期的创造力。

3.一件好的艺术品应该能够让人联想到别人的感受,让每个人都想自己,而不是让每个人都想起你写歌。

4.这个新时代的方言是,您不能说上一代的纯净方言,也不能说一种特别纯正的普通话,而您处于中间。

5.标签对从事音乐的人并不重要,对销售音乐的人也很重要。标签是由其他人张贴的。编写歌曲时,您不应对此问题考虑太多。最好根本不要考虑它。

大家好,欢迎来到GQ Talk,我是本节目的主持人傅世业。

半个月前,我参加了一场音乐主题晚宴。宴会的主要嘉宾是几位方言音乐家,他们出生于浙江温岭和苏阳,他们在宁夏银川长大。他们融合了西北民间的花朵,琴室和摇滚音乐,并将西北的旋律传递给了国际。来自广东连平的九连真人今年夏天以客家话《乐队的夏天》出名。

制作了由主厨杨光策划和烹饪的音乐电影制作人菜单

坦白说,在参加音乐家们的“南方曲调”盛宴之前,我决心克服心理障碍。尽管我已经担任记者三四年了,但每天都需要经常与人打交道。我是一位朋友认可的知名社区成员。可以使用微信通讯坚决不打电话;经过两个小时的采访,我不得不在家里躺了两天才能康复。约会之前通常十分钟,因为无法克服社会压力,这是暂时的盟约。

当我知道有近20人参加这个宴会时,我的心令人窒息。

但是我真的去了,但是我感到很舒服。我的祖父母在1950年代从山西搬到了内蒙古。在内蒙古九岁后,由于父母的工作,我搬到了广州。在南北碰撞的夜晚,南北的成长经历使我成为“左右之源”,双方进行了交谈。

我觉得我的经验就像一件轻便舒适的外套,穿上后,我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

在大多数时间和场合,我会因身份和语言而感到尴尬和不适,例如在商务休闲着装上穿着T恤,短裤和人字拖。始终感到与周围环境不兼容。

当我九岁被调到广州后,我的大多数同学都讲广东话。只有当我和我聊天时,我才会切换到普通话。语言就像一堵看不见的墙,所以我永远无法接近它们。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我附近的朋友都是从其他地方转移过来,不会说广东话的孩子。当一小群人感到不舒服时,我抓住机会中午在学校食堂观看了TBV香港电视剧,并尝试学习广东话。我希望进入初中后能够与广州当地的孩子们竞争。

初中的第一天,我很勇敢,用广东话问候我的同学。同学的回复是:

“听你的口音不像广州,你来自哪里?”

当她这么说时,她将广东话改为普通话。

“内蒙古。”我用普通话回答。

“哇,内蒙古!你住在蒙古包里吗?你在骑车上学吗?”对方激动地问广浦。我将该本地方言整合到集体中的策略失败了。

在接下来的六年中,我在广州除了讲普通话外还增加了一个“任务”。坚持不懈地向我的广州同学传播以下知识:呼和浩特不在新疆,内蒙古不住在蒙古包里,内蒙古的汉族人不会说蒙古语,内蒙古的学生不会骑马射箭.

这只是一个烦恼。另一方面,每次回到家乡内蒙古,我在亲戚的眼中都成为了“南方的孩子”。

“你学过广东话吗?对我们说两个字!”

“你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北方的口音。它越来越像南方人。”

我忍不住傻了。在南方,我被认为是假想的北方。然后回到北方,人们试图将虚幻的南方带入我的心中。我在两种想象的力量之间来回折腾,逐渐失去了我的位置感和身份感。

同时,我很沮丧地发现,由于小时候普通话教育的成功传播,甚至我的父母和所有亲戚都在我面前说了“这个地方”(我们在当地称我们家乡的方言,因为我们从山西迁移到内蒙古,因此该方言应该是西方方言,可以参考贾樟柯电影中人物的方言),我仍然只能听到。

每当人们用“这个地方”互相谈论时,只有我一个人,无助和坚持讲普通话,并时不时打断对话的节奏,并问得不恰当:XXX是什么意思?

后来我离开广州,去武汉学习,然后去美国学习。经过一系列的曲折,我逐渐发现自己成为一个无人看管,不可靠,悬浮的人。我逐渐忘记了广东话和“这个地方”。我成为了一个``世界公民'',只讲普通话和英语两种标准语言。

这种情况有时令人困惑,甚至焦虑不安。因为它指出了一个难以绕开的重要命题,即人类的基本原理。我是谁?

这位音乐家的盛宴给我带来的感觉是,由方言引起的身份焦虑感不仅仅是个人面临的问题。如今,随着普通话越来越流行,这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困惑。

“您的孩子会说方言吗?”九炼的现场歌手亚伦(Aaron)推着杯子找零钱,在另一边问苏扬。作为第一任父亲的亚伦和苏阳的孩子的年龄与90岁差不多。

苏阳摇了摇头。

九连珍和苏扬是一位使用方言来表达自己创作的音乐家,对社会生活中方言的变化和处境比其他行业更为敏感。亚伦说,从他这一代人开始,他就一直无法讲纯客家人话。这已经反映在他们的歌词中。

亚伦在吉连珍出名的《莫欺少年穷》中写道:“哦,你姐姐笑得很慷慨”(哦,你对此并不笑)。但是,在客家语中,从来没有“微笑”的发音。这是直接从普通话翻译的。同样,“阿敏去哪儿”在客家语中也没有这样的发音。客家话会直接说“去哪里”。

苏阳市也发生了类似情况。作为一个7岁的孩子,他从浙江温岭来到宁夏,跟随他的父母,他一直生活在外国人聚集的同心路附近的银川。东北,河北,浙江和上海人聚集在这里。每个人都不讲当地话。通用语言是普通话,但西北口音不可避免地追查到这种普通话。苏扬在《长在银川》中写道:

“我的家人住在同一条路的旁边/有我的水和母亲的水/黄河/在远处/风沙随我成长/从哪里来/问我母亲/不远边疆.“

广东联平和宁夏银川两个地方,南一北,相距甚远,风俗习惯也大不相同。但是,苏阳人和九莲人的现实情况是普遍的。也正是由于这种共通性,当说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时,包括他们在内的方言音乐家得到了更多的关注。由于他们的声音,他们唤起了人们对自我意识的思考和共鸣。正如苏扬所说:“说到底,方言是一种归属感。”

您为什么选择使用方言进行创作?如何克服不理解所造成的理解障碍?方言传统与现代音乐概念之间有什么关系?在观众的新颖性消失之后,该作品如何产生更恒定,更持久的价值?说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方言音乐的未来会怎样?

带着一堆好奇和疑惑,大餐的第二天,我们会让苏阳和九连真人在排练室,请他们讲述方言音乐的故事和体验,并与他们一起发展。关于音乐、方言和身份的专题对话。

--

夜间聊天

你的家乡在哪里?

本集使用的音乐

《莫欺少年穷》,《乐队的夏天》2019年第2期。

《夜游神》,《乐队我做东》,2019年。

《落水天》,《乐队的夏天》第10号,2019年。

《一浪》,《乐队的夏天》第11号,2019年。

全部按

《长在银川》,专辑《贤良》,2006年

《凤凰》,专辑《贤良》,2006年

《贤良》,专辑《贤良》,2006年。

《胸膛》,专辑《胸膛》,2018年。

《长在银川》,专辑《贤良》,2006年。

《喊歌》,专辑《大河唱三年对话三千年》,2019年。

全部按苏阳

感谢音乐录影带《大河唱》,剧组提供了声音素材。

--

N E W A R R I V A L

乐际音乐产业暑期十三个月

给我[好看],您看起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