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丰收组曲

金融理财 阅读(1284)

  画廊2019.9.17我要分享

  丰收组曲

  文 / 陈履生

  

  

  

  

  张大壮 带鱼丰收 1972年 中国画

  

  张大壮 新豆涌到 1974年 中国画

  

  

  黄永玉 在十万斤一亩的稻田上跳舞 1958年 版画

  

  陈半丁 力争上游图 1958年

  

  

  朱乃正 金色的季节 152.5×161.4cm 1963年 油画

  在油画、版画等其他画种表现“丰收”的题材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有朱乃正创作于1962年至1963年间的油画《金色的季节》(152.5cm×161.4cm,中国美术馆藏),该画以仰视的角度表现了两位藏族妇女扬青稞的场景。在一个把地平线压到低至极限的构图上,两位藏族妇女矗立在画面上,她们相向而立,手中的簸箕在不同的高度之上,从中飘出的青稞与她们飘扬的头发,表现出的动感,能够让人们感受到风的吹过。这是一个青藏高原上的劳动欢歌,也是这个时节中的丰收诗情。虽然,《金色的季节》不像其他多数表现丰收题材的作品那样,以高高粮堆、称重等来显现丰收;也没有表现丰收场上复杂的人物关系,以及多样的劳动内容,只是以扬谷这一具体的局部过程来表现丰收这一丰富的内容。在黄色调衬托的背景上,主体人物的黑和棕色表现出的浓重,正是藏族服饰中的那种基调。地平线上左侧的建房的场景,与右侧的雪山等表现了地域上的特点。朱乃正诗意的表现藏族的丰收场景,不仅是新中国以来民族题材中的代表作,而且在表现“丰收”主题方面的独特性,亦在这一题材的创作中的具有重要性。

  

  李焕民 初踏黄金路 1963年 版画

  与朱乃正创作《金色的季节》的同时,李焕民创作了版画《初踏黄金路》(54.2cm×49cm,1963年,中国美术馆藏),这是李焕民一生中的代表作,也是版画在表现“丰收”题材的诸多作品中最为着名者。与《金色的季节》相似,《初踏黄金路》表现的也是藏族丰收的题材,主体人物也是2位藏族妇女。《初踏黄金路》在表现“丰收”时,没有用常见的藏族人载歌载舞的方式,而是选择在收割完工后回来的路上。她们牵着牦牛,牦牛搭载新收割下来的青稞,非常喜悦和自信的走在自己的路上。李焕民说:“那已经不只是一条自然的路,那是一条历史之路,是翻身农奴们的解放大道”。因此,李焕民以套色木刻的金黄色调来表现这一“丰收”的主题,还表现了翻身农奴在新中国的变化。在这一条呈S形的黄金路上,路的两侧还有没有收割的成熟的青稞,远处还依稀可见一位牵着牦牛的藏民,表现出了这条满载丰收的黄金路上有着不断的人流。李焕民以其娴熟的木刻刀法,在处理黄、红、黑三色的关系上,把版画中常规的以黑色为主的特点,转变为以黄、红两色为主,黑色在人物和牦牛的轮廓和形象塑造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且在对比中感觉到更加醒目。另一件版画表现“丰收”题材的代表作是王琦1955年的《晚归》,在夕阳的衬托下,老树昏鸦的诗意,相伴的是满载着收获的马车行进在回程的路上。王琦在构图时选择了一个上坡,使得在构图上有了变化,避免了平直的呆板,但是,画面中却不见上坡中吃力的景象,这是他用画面左上方的老树来平衡了画面上的视觉关系。作为推动版画在新中国转型的主将,王琦在该画中用套色来解决版画难以表现色彩意象的问题,而该画如果没有夕阳这色彩的诗意,就难以达到收获归来这一主题表现的效果。

  顾盼、潘鸿海 又是一个丰收年 1972年 油画

  1972年,顾盼、潘鸿海合作的油画《又是一个丰收年》(110cm×80cm)是一个时期之内的代表作,而且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显然,它出现在那个时期,在表现“丰收”主题方面,以一位在称重的女性于丰收场上发自内心的喜悦的心情,和丰收场上的色调与光影关系,尤其是来自地面稻谷上的金色的反光在人物身上的色彩关系,表现了“丰收”这一主题。这是一个具有丰富细节的构思与构图,既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和特点,又在时代的可能性中的表现出了艺术上的追求。而在1989年的第七届全国美展上,孙向阳的油画《金秋》(124×114cm),从宏大叙事的丰收表现中回归到家园,又出现了新时代中的转变。可以说,不管是如何的变化,“丰收”对于农民、对于社会的意义,都没有变。

  显然,在中国画和油画表现“丰收”题材方面所呈现出来的不同,几乎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在媒材和形式语言方面,在内容的选择和构图的方式上都有着明显的差异。而在主题的扩展方面,更是有着明显的不同。陈丹青于1976年创作的《泪水洒满丰收田》(150cm×200cm),同样是在丰收田上,但是,主题已经偏离了丰收,而转向了对于伟人去世的震惊和悼念。

  陈丹青 泪水洒满丰收田1976年 油画

  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收藏举报投诉

  丰收组曲

  文 / 陈履生

  

  

  

  

  张大壮 带鱼丰收 1972年 中国画

  

  张大壮 新豆涌到 1974年 中国画

  

  

  黄永玉 在十万斤一亩的稻田上跳舞 1958年 版画

  

  陈半丁 力争上游图 1958年

  

  

  朱乃正 金色的季节 152.5×161.4cm 1963年 油画

  在油画、版画等其他画种表现“丰收”的题材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有朱乃正创作于1962年至1963年间的油画《金色的季节》(152.5cm×161.4cm,中国美术馆藏),该画以仰视的角度表现了两位藏族妇女扬青稞的场景。在一个把地平线压到低至极限的构图上,两位藏族妇女矗立在画面上,她们相向而立,手中的簸箕在不同的高度之上,从中飘出的青稞与她们飘扬的头发,表现出的动感,能够让人们感受到风的吹过。这是一个青藏高原上的劳动欢歌,也是这个时节中的丰收诗情。虽然,《金色的季节》不像其他多数表现丰收题材的作品那样,以高高粮堆、称重等来显现丰收;也没有表现丰收场上复杂的人物关系,以及多样的劳动内容,只是以扬谷这一具体的局部过程来表现丰收这一丰富的内容。在黄色调衬托的背景上,主体人物的黑和棕色表现出的浓重,正是藏族服饰中的那种基调。地平线上左侧的建房的场景,与右侧的雪山等表现了地域上的特点。朱乃正诗意的表现藏族的丰收场景,不仅是新中国以来民族题材中的代表作,而且在表现“丰收”主题方面的独特性,亦在这一题材的创作中的具有重要性。

  

  李焕民 初踏黄金路 1963年 版画

  与朱乃正创作《金色的季节》的同时,李焕民创作了版画《初踏黄金路》(54.2cm×49cm,1963年,中国美术馆藏),这是李焕民一生中的代表作,也是版画在表现“丰收”题材的诸多作品中最为着名者。与《金色的季节》相似,《初踏黄金路》表现的也是藏族丰收的题材,主体人物也是2位藏族妇女。《初踏黄金路》在表现“丰收”时,没有用常见的藏族人载歌载舞的方式,而是选择在收割完工后回来的路上。她们牵着牦牛,牦牛搭载新收割下来的青稞,非常喜悦和自信的走在自己的路上。李焕民说:“那已经不只是一条自然的路,那是一条历史之路,是翻身农奴们的解放大道”。因此,李焕民以套色木刻的金黄色调来表现这一“丰收”的主题,还表现了翻身农奴在新中国的变化。在这一条呈S形的黄金路上,路的两侧还有没有收割的成熟的青稞,远处还依稀可见一位牵着牦牛的藏民,表现出了这条满载丰收的黄金路上有着不断的人流。李焕民以其娴熟的木刻刀法,在处理黄、红、黑三色的关系上,把版画中常规的以黑色为主的特点,转变为以黄、红两色为主,黑色在人物和牦牛的轮廓和形象塑造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且在对比中感觉到更加醒目。另一件版画表现“丰收”题材的代表作是王琦1955年的《晚归》,在夕阳的衬托下,老树昏鸦的诗意,相伴的是满载着收获的马车行进在回程的路上。王琦在构图时选择了一个上坡,使得在构图上有了变化,避免了平直的呆板,但是,画面中却不见上坡中吃力的景象,这是他用画面左上方的老树来平衡了画面上的视觉关系。作为推动版画在新中国转型的主将,王琦在该画中用套色来解决版画难以表现色彩意象的问题,而该画如果没有夕阳这色彩的诗意,就难以达到收获归来这一主题表现的效果。

  顾盼、潘鸿海 又是一个丰收年 1972年 油画

  1972年,顾盼、潘鸿海合作的油画《又是一个丰收年》(110cm×80cm)是一个时期之内的代表作,而且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显然,它出现在那个时期,在表现“丰收”主题方面,以一位在称重的女性于丰收场上发自内心的喜悦的心情,和丰收场上的色调与光影关系,尤其是来自地面稻谷上的金色的反光在人物身上的色彩关系,表现了“丰收”这一主题。这是一个具有丰富细节的构思与构图,既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和特点,又在时代的可能性中的表现出了艺术上的追求。而在1989年的第七届全国美展上,孙向阳的油画《金秋》(124×114cm),从宏大叙事的丰收表现中回归到家园,又出现了新时代中的转变。可以说,不管是如何的变化,“丰收”对于农民、对于社会的意义,都没有变。

  显然,在中国画和油画表现“丰收”题材方面所呈现出来的不同,几乎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在媒材和形式语言方面,在内容的选择和构图的方式上都有着明显的差异。而在主题的扩展方面,更是有着明显的不同。陈丹青于1976年创作的《泪水洒满丰收田》(150cm×200cm),同样是在丰收田上,但是,主题已经偏离了丰收,而转向了对于伟人去世的震惊和悼念。

  陈丹青 泪水洒满丰收田1976年 油画

  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