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诚信社会的重大举措

热点专题 阅读(1418)

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近日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是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意见》的发布在解决司法系统的“执行困难”和建设一个值得信赖的社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诚信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是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由于诚信体系不完善,公民诚信意识培养不足,对不诚信行为缺乏共同防御、共同控制和共同惩戒机制,社会不诚信现象更加严重,尤其是在司法领域。被执行人不诚实行为引发的“执行难”问题日益突出,给司法公信力乃至社会信用秩序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广大人民群众热切期待党和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切实解决社会诚信问题,建设诚信社会,构建诚信体系,铲除“执行难”的社会土壤。

党和政府对此高度重视。2014年,国务院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年)》,将系统建设诚信社会提上日程。 同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加强社会诚信建设,改善公民和守法组织的信用记录,完善守法信用奖励机制和违法违纪行为惩戒机制,使遵纪守法成为全体人民的共同追求和自觉行动。 借此机会,“表扬诚实,惩罚不诚实”已经成为我们建设诚实社会的指导方针。 这两个办公室发布的《意见》正是这种精神的体现,它必将为确保建设一个值得信赖的社会发挥强大的作用。

根据两个办公室发布的《意见》,解决“执行难”的关键在于实施部门间合作监督和联合惩戒机制。其目的是建立“一失信、处处约束”的信用监管、预警和惩戒体系和机制,以表扬诚信,惩罚失信,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营造诚信的社会信用环境 各地区、各部门只要认真落实上述要求,扎实做好协调监督和联合处罚工作,就能从根本上解决“执行难”的问题。

《意见》的“联合纪律”措施是彻底细致的,可以说是完整的。 如此严密的“正义之网”不会给那些违背诺言的人留下“藏身之处”。 这些措施包括对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的限制,如设立金融公司、发行债券、合格投资者配额、股权激励、股票发行上市或股份转让、建立社会组织、参与政府投资项目或主要使用金融资金等。 此外,它还包括对政府支持或补贴的限制,以及任职资格的限制。后者是指对国有企业高级管理职位、公共机构法定代表人、金融机构高级管理职位、社会组织负责人、公务员、党员、党代表、NPC代表和CPPCC成员以及兵役的限制

此外,《意见》还对入学资格、荣誉和学分、特殊市场交易、高消费和相关消费以及出境实施了一系列具体限制。 通过这些限制性措施,人们相信不诚实将被有效抑制,因为“暂时违背诺言,处处受到限制”的味道对因不诚实而被处决的人不利,他自己的利益也受到了真正的伤害。 对他来说,唯一的选择是尊重他的信用和履行他的义务。 否则,一个暂时的不诚实行为会使它付出高昂的代价,而不可想象的后果所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会自然地驱散它不诚实的冲动。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那些违背诚实诺言的人来说,严格的纪律措施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然而,应当指出,仅仅依靠僵化的体制约束是不够的。我们还应该借助道德教育的“软实力”来培养诚实守信的道德意识。 诚信道德教育应从娃娃抓起,将相关内容、案例和模式融入中小学教科书,使我国公民从小学起就树立诚信、失信、耻的道德意识,并“化为血,化为行动” 此外,要通过媒体宣传、专家宣传等形式弘扬诚信文化,严厉批评不诚信行为,表扬先进模范,营造“表扬诚信、惩罚不诚信行为”的舆论氛围,逐步形成崇尚诚信、远离不诚信行为的社会风尚。 这也是“德治与法治”结合的恰当含义。道德教育和法律制裁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三维预防和控制不诚实行为的“大坝”。

《意见》还建议社会力量积极参与诚信社会建设,鼓励人民团体、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使用不诚信执法人员名单信息,结合各自的能力、业务范围和业务活动对执法人员实施信用监管、警示和处罚。 建议建立和完善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的信息共享机制,建立社会信用档案体系,将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作为重要的信用评价指标纳入社会评价体系。

这表明,当前诚信社会的建设已经突破了“国家主导”的模式,转为国家与社会力量相结合进行综合治理的模式,反映了我国社会治理能力的日益提升。通过诚信制度的建设,会逐步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让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到社会治理中来,从而推进社会治理体系的完善。(作者:崔永东 系华东政法大学司法学研究院院长)